去雲南旅行–在兩條走廊上

除夕中午,我們的飛機降落在大理機場。當我們走出機場時,我們找到了一輛出租車,並商定了260元的價格。事實上,這是司機開的價。我們只是問能不能再便宜點。當然,司機拒絕了。看著後面的幾輛出租車,以為已經是除夕了,早早到了住在雙廊,還考慮預訂年夜飯,於是他坐上這輛超貴的出租車,直奔目的地的雙廊。

汽車沿著洱海行駛,一路上風景很美。出租車司機很熱情,很健談,一直在向我們介紹當地的風光和風土人情。司機是回族,但在漢族春節期間,除夕開車是他的正常工作。F問他是否去過麥加朝聖。司機說還沒有,說他掙的錢還不夠,有錢就去。司機說,去麥加旅行至少要花五六萬美元。他們通常一天做幾次作業:清空雙手,面向西方,默誦《古蘭經》,無論身在何處,都要在業餘時間做這件事。可以看出,這是一位非常虔誠的伊斯蘭教徒。

從大理機場到雙廊,我漫步在洱海最美的一段。只見遼闊的遠山,清澈清澈的水,高原上熾熱的正午陽光,山河間冉冉升起的空靈霧,宛如一塊輕薄的紗布,若隱若現。我凝視著窗外,似乎在聽司機的介紹,生怕錯過了風景如畫的景色。我們在雙廊有兩天的時間,我們可以坐一天的車。我告訴F騎這段路程,這段路程絕對很美。當我們到達雙浪鎮時,司機把我們帶到藍影客棧的巷子裏,卸下行李,收好車費,向我們揮手告別。藍影客棧位於巷子深處,提著行李箱走在狹窄的石板路上,兩邊高樓相連。陽光照成溫暖的光束,斜照著,給人一種很深的年味。

在小巷的盡頭,我看到了藍影客棧的大門。門是開著的,一道半人高的木柵欄擋住了門,一條大白狗躺在柵欄邊上,擋住了門。他怕被狗咬傷,不敢推開木柵欄,站在外面問裏面有沒有人。一個年輕人同意了,跑了過去,把大狗推開,熱情地請我們進去,拿著手提箱上樓。那條大狗圍著我們轉,不時用它的嘴巴拱起我們的腿。年輕人看到我們很害怕,說大頭很友好,不咬人。我試著摸了摸那個大腦袋,得到了溫和友好的回應,所以我松了一口氣,同意了這個年輕人的看法。

我們住在洱海的西邊,坐在陽台上可以欣賞大海。除夕下午,在隔壁一家餐廳點完年夜飯後,我們把椅子茶幾搬到陽台,泡了一壺茶,拿出帶來的瓜子、核桃等零食,盡情享受陽光和大海。不過,這裏畢竟是高原,雖然是冬天,但太陽很熱,很快臉上就滿是油汙。你可以認為曬太陽沒什麼問題。我們沒有做任何保護措施。在高原上曬太陽幾天後,我們就像非洲人一樣漆黑地回家了。F的鼻子和臉的制高點開始脫落他的皮膚,明顯地被曬黑了。

藍影客棧的房間非常別致,裝飾有很多民族元素,比如刺繡窗簾、藍色印花桌布、紮染窗簾等,雖然顏色很多,但不淩亂,民族風情很濃厚。而且,每個房間的裝修都不一樣,都有自己獨特的個性。在三樓,有一個面向大海的公共休閑區,裏面有兩張長方形的桌子和幾把椅子。桌上鋪著一塊裝飾精美的明黃色桌布,桌布上擺著卡其色的陶壺、陶杯,誠懇典雅,感人至深。有一面牆旁邊立著一個書架,有些書隨意放在書架上,隨時都可以取用。藍影的院子很小,三面是木制建築,一面是大門。這個方形的小庭院更像是一個庭院。院子裏花團錦簇,用石頭鋪成的曲折小路、打盹用的桌椅,還有一只反應親切、溫柔、略顯笨拙的大狗,讓客棧更像是一家人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